第J04版:机构新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首页 | 电子报首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2015年11月30日 星期一 上一期  下一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反洗钱面临新挑战
□本报记者 殷鹏

 □本报记者 殷鹏

 

 反洗钱问题在国际社会中愈发受到关注,中国在树立崭新大国形象的过程中,也面临着各种新的洗钱风险挑战。据了解,我国银行业已在反洗钱领域展开积极工作。不过,专家指出,洗钱活动和风险有向特定非金融领域转移的趋势。

 日前,由银丰新融主办,以反洗钱为主题的“第二届风险与合规研讨会”在北京举行。银丰新融常务副总裁陈庆国表示,当前经济环境日益复杂,反洗钱形势愈发严峻,技术手段快速发展,新局面下需要建立新的思路和新的模式,推动和提升我国反洗钱的实务与实践水平,将我国的反洗钱水平提升到一个新高度。

 反洗钱已经成为银行是否稳健经营的试金石。某股份制银行的一位负责人称,该行会根据客户所处的行业、地域、产业特征设计权重,进行综合评估。除了合规部门与运营部门积极配合开展反洗钱工作之外,银行还会外购“黑名单”数据库,加强防范。银丰新融产品部总经理梁凯鹏认为,针对反洗钱涉及的模型,数据模块已经实现动态风险度量,通过观察资金交易的往来关系,俯瞰全局资金关系网络;引入大数据分析,发现可疑案例后,调取银行原始凭证的相关影像资料,不用到达现场,实现远程监控。

 中国人民银行正在加紧对反洗钱2006年2号令《金融机构大额交易和可疑交易报告管理办法》进行修订及调研,并且向金融机构下发了修订的征求意见稿。梁凯鹏认为,我国金融机构的反洗钱大额和可疑报送工作,基于2006年2号令执行多年,其规则为本的方式已经不能很好地适应业务的快速发展和创新,以及日益复杂的反洗钱环境。近年来,我国监管机构在不断倡导和强调,由“规则为本”向“风险为本”的工作方式转变,其核心之一是金融机构自主建立可疑监测标准和体系。而“2号令”的修订,正是从纲领性政策层面,提出明确的要求。因此,如何自主开展可疑监测与识别,将成为金融机构今后需要重点研究的课题。从长远来看,对提升我国金融机构整体的反洗钱工作水平有着极大的促进和推动意义。2013年,中国人民银行组织开展的大额和可疑综合试点工作,已经有数十家金融机构积极参与并成功实施了自定义可疑标准,为其他后来者提供了很好的参考和借鉴范本。

 有专家指出,随着反洗钱监管的不断深入和制度的不断完善,不法分子通过金融机构进行洗钱的成本和风险越来越大,洗钱活动和风险有向特定非金融领域转移的趋势。具体包括:非实名制交易行为,如金银饰品、贵金属现货、钻石珠宝、古玩字画等的零售交易活动;在房屋、贵金属现货、金银饰品、钻石珠宝、古玩字画、典当拍卖、洗浴娱乐等特定非金融领域的经营活动中,多是直接以现金支付方式完成交易;民间存在大量实际意义上的信托行为。此外,还包括新兴起的互联网金融领域。专家建议,需要尽快建立起适应特定非金融领域的反洗钱法律法规,加强对特定非金融领域的反洗钱监管,以堵塞特定非金融领域的洗钱风险漏洞。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中国证券报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京ICP证 14014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0060-1
Copyright 2001-2010 China Securities Journal. All Rights Reserved